专注卡车领域专心服务卡友

卡友说车

【青藏线上的卡车人】一人一车闯西藏,唐大伟和“小白龙”乘龙H5去拉萨

4250

摘要:青藏线的卡车浩浩荡荡排成一路,上拉萨的卡车大多是牵引车,半挂是13米高栏、17.5米的大板……如果你从中看到一辆6.8米的白色卡车, 车头贴了色彩缤纷的车贴,也许唐大伟就是这辆车的驾驶员。

青藏线的卡车浩浩荡荡排成一路,上拉萨的卡车大多是牵引车,半挂是13米高栏、17.5米的大板……如果你从中看到一辆6.8米的白色卡车, 车头贴了色彩缤纷的车贴,也许唐大伟就是这辆车的驾驶员。

放弃做生意转行开卡车

唐大伟来自江苏淮安,跑车已经5、6年了。

唐大伟

27岁开始跑车,这个年纪,对于卡车驾驶员来说并不算早。“以前做生意,那时候朋友说跑车好,就慢慢入这行了。”

跑车和做生意完全不同,不受束缚,不用和太多人打交道,唐大伟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生活。哪怕这种生活的另一面是日夜颠倒、饮食不规律。

“跑车自由一点,没车贷的话,想跑就跑,不想跑就不跑。”

但能跑的时候,唐大伟还是选择让自己处于忙碌当中,车轮转动起来,才有收益可言。尤其物流行业竞争激烈,唐大伟感觉到现在跑车利润更薄,“现在不好跑,太难了,运费低,入行的时候还好,现在的运费估计是原来的一半了,车太多了。”

远的时候,跑一个来回将近一万公里,要花费半个月的时间,“每年西瓜下来跑广东,从盐城拉到广东,跑一个月后再跑拉萨,跑到过年。南方太热了,盖个篷布浑身都湿透了,跑拉萨气候好一点。”

无论如何,6.8米单车跑青藏线是充满挑战的。

6.8米卡车勇闯青藏线

去年12月,唐大伟新提了一辆6.8米的乘龙H5,240马力,玉柴发动机,法士特变速箱。唐大伟亲切地称呼它为“小白龙”,用心装点了一番。

这个季节,正是唐大伟跑青藏线的时候,货物类型也不固定,水果,蜜蜂、小牛、电缆等货物,他都曾运输过。

回忆起第一次跑拉萨的时候,干燥的气候、高海拔都让唐大伟极度不适应,“一天喝了15、16瓶矿泉水,太干了”。后来跑的次数多了,也渐渐习惯。

“有次,我有一个朋友过来玩,路上发生严重的高原反应,幸亏及时地送到医院。”跑青藏线,小心驶得万年船,“没来过的一定要买药,感冒不要上去,堵车也不要上去。”

说到堵车,唐大伟很头痛,这是他跑青藏线最害怕遇到的事情,“一堵车就麻烦,我这一趟从拉萨返回格尔木堵了一夜,上去的时候堵了一天。“青藏线天气多变,遇到下雪,道路结冰异常难行,何况青藏线就多坑洼,路面不平。唐大伟跑青藏线的时候,还看到过轮胎都被颠掉的!

“跑长途我这款乘龙H5还可以,不颠,四点悬浮驾驶室,舒适性比我之前那款车好。驾驶室储物空间大,一年四季的东西都有。”对卡车人来说,卡车是谋生的工具,是远在异乡的唯一“伙伴”,状态良好的卡车能让卡车司机省心不少。

近一年的时间,“小白龙”跟着唐大伟东奔西跑,车身依旧光洁如初。“这车质量稳定,像跑青藏线,距离远,维修成本也高,车辆的稳定性很重要。服务也挺好,有次在天水,尿素烧完了,打个电话过去,问我车停哪里,马上就来解决了。”

万里道路,唐僧取经有白龙马陪伴,而唐大伟,也有“小白龙”相伴左右……

青藏线上的“背车”现象

从拉萨返回至格尔木的途中,经常可以看到“车背车”的场景,“这次从拉萨下来,我的车就是让一个大板车给背下来的。”到达格尔木后,两车再“分别”,各装各的货,各走各的路。

在唐大伟看来,这也是无奈之举,“从拉萨回来基本没有货,都是空车下来。”为了节约成本,不得不采用“背车”的方式返回,卡友间有商有量,大家都能尽量节约点成本。这样的现象在其他地方并不常见,但在拉萨早已司空见惯,拉萨资源匮乏,能运输出去的货物少,找车“背”回去,总比放空好。

青藏线上的“背车”

但总体而言,唐大伟还是喜欢跑青藏线的,这里除了有凉爽的天气,还能放心地睡觉,“这边没有偷油的,我跑广东的朋友,没有一个没被偷过油。”对于卡车司机来说,为数不多的睡眠时间极其珍贵。如果跑其他的地方,晚上睡觉还要惦记着油箱,很难休息好。

跑车虽艰苦,但心态一定要好,“一般接的活,哪怕最后算了不挣钱,也要把货安全送到。我拉货这么长时间,基本上没和货主吵过架,就算自己吃亏一点,心态要好。”与人为善,和气生财,是唐大伟一贯的准则。

到达格尔木后,唐大伟找了一车蜜蜂到浙江金华,卸完货后又装了一车货赶到江苏扬州。

卸货的间隙,唐大伟拍起了短视频,并在自己的短视频平台配文:“半个小时卸完货回家”。

这一趟,唐大伟跑了十天,回家,是漂泊数日后令他感到最温暖的事。


+青藏线+ +卡友故事+ +乘龙H5+ +卡车观察 +

查看全部评论